当前栏目:美容

“人民教育家”91岁法学家高铭暄:年过八旬不离讲台

2020-09-16 09:11:45    文/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的网友投稿

来源: 新京报网 366

导读:本文是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的网友投稿,由编辑发布关于“人民教育家”91岁法学家高铭暄:年过八旬不离讲台的内容介绍

“既不想当官,也不想经商,(我)就想做一名合格的教授。”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、刑法学家高铭暄在自选集里写道。


9月29日,91岁的高铭暄被授予“人民教育家”国家荣誉称号,此前,他被评为“最美奋斗者”。


获奖后,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王利明执弟子礼前来祝贺。王利明告诉新京报记者:“老人身体如今很好,他对于教育的高度责任感,热爱学生之心,我非常感动。”


“从高老师身上我学到很多,怎么教书育人,怎么当好一个老师,怎么做好一个学者,所以我从内心,非常感谢高老师。”王利明说。


中国人民大学西门,邻近法学院。 中国人民大学官网截图



全程参与新中国第一部刑法起草


1951年8月,23岁的高铭暄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,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刑法研究生班读研。


“苏联当时的刑法总则分则我都学习了,还学到了一些物证技术,在人民大学这几年,我感觉收获是比较大的,学得也比较细。”研究生毕业后,高铭暄留校任教。


1954年10月,高铭暄开始参与刑法立法工作。从1954年到1979年,历经三起两落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的起草工作遂愿而就。


“没想到时间拉得很长,我一直参加立法工作没有中断,所以人家都说我是自始至终参加了起草工作。”满头白发的他,在接受电视专访时,爽朗中,仍笑容含蓄得像一个少年。


年过八旬不离讲台


“无论社会活动如何繁忙,我都坚持在教学第一线,我认为教学是老师的神圣职责。”高铭暄曾说。他先后开设过《苏联刑法》《中国刑法》《刑法总论》《刑法各论》《外国刑法》等课程。


即便年过八旬,高铭暄仍不离讲台。


王利明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高铭暄非常热爱学生,80多岁还在坚持上课,给学生一讲就是三四个小时,不知疲倦。


“甚至本科的课都上,而且每次都非常认真。”王利明说。


王利明回忆说,1984年他硕士毕业,是高铭暄坚持把他留校:“高老师把我留下来,四处为我到学校争取,解决了我的生活、住房困难,我非常感激。”


“从高老师身上我学到很多,怎么教书育人,怎么当好一个老师,怎么做好一个学者。所以我从内心,非常感谢高老师。”王利明说。


1983年9月,高铭暄成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主任。


王利明至今记得,高铭暄当系主任的时候经常很晚还在办公室,每天很晚才离开。


1984年1月,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,高铭暄成为新中国刑法学专业第一位博士生导师。据新华社报道,至今他已经培养了64位刑法学博士。然而,在接受《法制日报》的采访时,高铭暄却形容自己为“平平常常、普普通通的一名法律教育工作者”。


高铭暄认为,是历史的需要和机遇把他推上这个位置,谦逊引经“弟子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弟子”。


“就我自己来说,我只是有股傻劲而已,认准了刑法学,就执著地追求,专业思想自始至终没有动摇,既不想当官,也不想经商,就想做一名合格的教授。”高铭暄在自选集里说。


高铭暄在办公室。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中心供图



编纂刑法学教科书


如今,刑事辩护一线的80后年轻律师们对高铭暄的印象简单却深刻:“那是教科书上的名字,遥远又亲切。”


事实上,高铭暄参与了新中国刑法学教科书从无到有,从单调到丰富的全过程。


在此前的采访中,高铭暄回忆,新中国建立初期,刑法学基本上没有课本:“开始的时候,人大法律系刑法教研室编了一套,1957年2月份出版,当时没有法典根据,是我们自己的总结,结合苏联的一些理论来编。”


高铭暄在自述中回忆,直到改革开放以后,1979年第一部刑法出台,有法律根据了,他们便开始着手编写《刑法学》。


这部教材在1982年出版,是新中国第一部刑法学的统编教材。彼时的高铭暄,已年逾五旬。此后,他又先后主编10种刑法学教科书。1997年,新的刑法颁布以后,高铭暄随即投入新教材的编写中。


在高铭暄的自述中,他阐述了教材的编写原则“三基”“三性”“四对关系”:要编好一部教材,除了贯彻基本理论、基本知识、基本资料和科学性、系统性、相对稳定性的写作要求外,还必须处理好四对关系:一要处理好刑法学体系与刑法典体系的关系;二要处理好刑法理论与司法实践的关系;三要处理好全面论述与重点突出的关系;四要处理好编写教材与便利教师使用教材的关系。


高铭暄在图书馆。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中心供图


“中国刑法学要跻身世界之林”


2016年11月22日,日本早稻田大学授予88岁的高铭暄名誉博士学位,以表彰他多年来对中日刑法学术交流的贡献。 


年过半百后,高铭暄仍然坚持阅览大量国外图书和资料,不断的充实自己。


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卢建平此前在一次公开发言中回忆道,高铭暄是他的恩师,自己曾经常和高铭暄一起出国:“我跟高老师在世界各地奔波,耳朵里常常回响着高老裤兜里沙拉沙拉的响声,因为高老师塞在裤兜里两盒药,一个是硝酸甘油、一个是速效救心丸,他用自己的脚步丈量了世界很多城市。”


高铭暄的学生、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兴良曾评价,高铭暄在法学对外交流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,1987年就参加了在意大利召开的国际刑法学会举办的关于死刑的会议,了解了世界上减少死刑废除死刑的趋势,并且把这样的思想引入到中国,对中国的刑事司法制度改革发挥作用。


自谦为“老骥”,高铭暄必“志在千里”,他总说:“我从事这份职业也有一点目标追求,想把中国刑法学搞上去,不甘心落后,要跻身世界之林,让世界承认中国刑法学也是有特色和独到之处的。”


新京报记者 刘洋

编辑 郭琛

校对 李立军


本文地址:http://m.hnbbk.com/meirong/748373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由编辑发布,所有权归河南百科网移动端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河南百科网移动端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

8条评价

来自湖北省仙桃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人才
来自广东省江门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小编太人才了
来自湖南省湘潭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沙发
来自辽宁省大石桥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1111111
来自辽宁省盖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差点错过了今日的沙发

相关推荐

本站热点